山西临猗法院原副院长涉黑案:有人不知不觉成逃犯

2018年06月21日 20:12:54 来源:中国新闻

  原标题:山西临猗法院原副院长涉黑案调查

  

临猗法院大门。新京报记者王瑞锋 摄

  文|新京报记者王瑞锋 实习生 丁文婷

  编辑 | 滑璇  校对 | 郭利琴

  戴着手铐、脚镣,中间连着铁链,太原老板刘明(化名)弯着腰,被带到山西运城的临猗县法院副院长郝万吉面前。

  5月26日,回忆当时的情景,刘明说,他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掉进了一个圈套。

  因为借了别人的钱,刘明称,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债权人起诉,没有接到传票、没有见到开庭公告就被临猗法院缺席判决败诉。随后,债权人又以其拒不执行判决为由,提起刑事自诉。而后,刘明被网上追逃。

  2018年4月25日,临猗县公安局发布通告,称“破获了以郝万吉为首的涉嫌犯罪团伙案件”。临猗警方另有一则悬赏通告,对马某、史某等4名涉黑涉恶案件在逃人员悬赏通缉。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悬赏的4人和郝万吉为首的涉嫌犯罪团伙相关。

  据媒体公开报道,通告的前一日,郝万吉在临猗县委参加扫黑除恶专项会议后被公安机关带走。几乎同时被带走的,还有与郝关系密切的临猗法院法警刘涛。

临猗县扫黑除恶的标语。新京报记者王瑞锋 摄

  

  刘明是太原一家钢贸公司的老总。2013年4月,他在某银行的一笔贷款即将到期。因为资金周转不开,他经人介绍认识临猗人张国华。他向张借钱,好还上银行的贷款。

  只一个电话,连面都没见,张国华就给刘明公司的账户上打了800万元,并约定年利率20%。刘明没想太多,但感觉张国华没见面就打款,“这人不是特别有钱,就是有特殊关系”。

  3个月后,张国华到刘明的公司考察过一次,延长了借款时间,还主动提出“可以降一降利息”。

  2016年2月,刘明首先偿还了800万中的50万,并与张国华重新签订了借款协议。双方约定,750万元于2016年6月5日还清。“利息争取同时还清,如有困难,利息再宽限三个月。”刘明告诉新京报记者,这次的协议还专门加了一条:如有争议,向临猗法院提起诉讼。

  2016年6月13日,约定的还款日期过了8天,临猗法院受理了他们的借贷纠纷。但此前,为了生意24小时开机的刘明从未接到张国华的沟通电话或短信。此后,刘明本人或公司员工也没接到法院传票,没见过开庭公告或其他司法文书。

  依据民事诉讼法,诉讼文书等文件可直接送达、委托送达、留置送达等。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采用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可以公告送达。且自发出公告之日起,经过60日,才可视为送达。

  对于刘明,他至今不知道临猗法院对他采用了哪种送达方式。从事后一年才获得的判决书看来,案件于7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彼时,距离法院受理案件尚不足45天。庭审时,被告刘明及其公司未到庭、未委托代理人、未答辩、未举证。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民事诉讼法学教授宋朝武告诉新京报记者,如果当事公司和当事人没有接到诉讼文书,法院程序涉嫌违法,公司和本人应当提出异议。

  山西天石建材有限公司(下称“天石建材”)也有类似遭遇。

  2016年,天石建材陷入债务纠纷并被债权人起诉,却始终没有收到法院传票等诉讼文书。为此,天石建材认为临猗法院违反法定程序,并提出异议。但异议被驳回。

  仅一周后,临猗法院对案件做出缺席判决,刘明及其公司败诉,应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返还原告张国华750万元及利息。此外,案件受理费67800元,亦由刘明及其公司承担。

  刘明说,因为没有收到判决,败诉后,他及其公司均未上诉。2016年10月10日,临猗法院启动了本案的执行程序,2017年1月17日,张国华又提起了针对刘明的刑事自诉,称他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且成功立案。另据司法文书显示, 2月14日,临猗法院对刘明做出逮捕决定,并开始对其网上追逃。

  对于刘明的上述说法,5月30日,新京报记者向临猗法院求证,该院新闻发言人婉言拒绝,未予回应此事。

  对此,宋朝武表示,判决生效后,法院会通知本人申报财产,如果拒不申报,可以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刑事立案。但刘明说,他是一年后才在法院的档案室里知道自己曾被要求申报财产的。宋朝武认为,“这样的法院程序有问题。”

  

  2017年3月,刘明从一名政法系统的朋友处得到消息:你的身份证有问题,成了逃犯了。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出了事,开始托关系,打听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当初面都没见就给我打了800万,还专门约定有纠纷在临猗法院解决。然后缺席判我败诉,然后民事案件转为刑事案件。”大致摸清发生了什么后,他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圈套。

  咽不下这口气,刘明向山西省和运城市纪检委实名举报了临猗法院,称该院剥夺了自己的答辩权、上诉权等诉讼权利,但未得到回复。

  2017年8月,刘明公司一个750万余元的账户被临猗法院冻结。紧接着,他本人也被太原警方带走。“太原警察说,我是被临猗公安列为网上逃犯的。他们当面给临猗公安打电话(让他们过来)押人,但公安不来,让联系临猗法院。”刘明说,随后,自己被临猗法院法警押回临猗,并被送进看守所。

  在看守所,刘明认识了七八个人,都和他有着相似的际遇。他们先是陷入债务纠纷,什么都不知道就被人起诉、缺席判决。其中一个叫张军民(化名)的和他一样,发现问题时已经被网上通缉,成了逃犯。

  据了解,郝万吉在临猗法院分管执行和部分民事审判工作。刘明、张军民等数名当事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他们的案子背后都有郝万吉的身影,案件受到了郝万吉的干预。

  临猗某民办学校校长韩晓芳(化名)没被抓,但她认为自己的遭遇更窝火。

  2018年5月23日,韩晓芳向新京报记者回忆,2008年5月底,临猗法院突然在她的学校里张贴了强制执行通知书,白底黑字的手写版,没盖法院的红章。通知书张贴后,建设到一半的学校停了工,700多名学生退学。韩晓芳这才知道自己被临猗县民政局起诉了,而且一审宣判已有三个月,早过了上诉期限。

  韩晓芳说,这场官司的由头是2000年时自己向民政局购买了20亩土地的使用权,建校舍。双方约定总价款125万,韩晓芳先付33.55万头款,民政局将土地证转移到她名下后再付90多万尾款。“我付完头款后,民政局不给我办土地证。”韩晓芳说,剩下90多万她就没给。

  为了问清官司的事,韩晓芳找过民政局和县政府。当年的副县长和民政局副局长坚称:绝对没有起诉。一个在临猗法院工作的朋友给她偷偷复印了判决书,上面写得清清楚楚:原告临猗县民政局。

  “作为被告,没收到传票、没参加庭审、没收到判决,原告又否认自己是原告,但是法院要强制执行我。”韩晓芳觉得自己的处境太尴尬。

  事后,她特意到法院查询过传票、起诉状、应诉举证通知书的送达回证。记录显示为“本人拒收”。

  

  和刘明差不多,让张军民陷入不利境地的是一笔800万元的借款。

  被关进看守所后,张军民请外面的亲友帮忙,先交了300万元还欠款,还抵押了价值2000多万的房子准备拍卖继续还钱。

  “300万打进了法警刘涛的个人账户。” 2018年5月24日,张军民告诉新京报记者,打钱后他被放了,前前后后在号里蹲了一个多月。

  刘明相对幸运,只在看守所待了5天。

  他至今记得与郝万吉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从太原押到临猗的当天,下午6点多钟,刘明戴着手铐坐在法院的沙发上。一个一米八多的光头大个儿进屋后,几名法警迅速起立,法警刘涛还大声呵斥,“站起来,把他背铐上,站好。”来者正是临猗法院副院长郝万吉。

  刘明说,当晚,他的弟弟就给郝万吉送了十几条烟和一些土特产。

  第二天去公安局办理羁押手续,看守所给刘明解除了手铐,法院的法警却给他戴上了手铐和脚镣,之间还有铁链连着。刘明只能弯着腰挪步前行,“就跟死刑犯一样,上车时要法警把我抬上去。”在法院看到这一幕,他的妻子哭了。刘明认为,郝万吉是在通过这种方式向家属施压。

  办完手续,刘明和家人来到郝万吉在法院的办公室。郝万吉说,欠款要按照月息五分(相当于年息60%)计算。刘明不知对方是怎么算出的利息和本金,总之,除了公司被冻结的750万,郝万吉说“还要再交五六百万才能放人。”

  两天后,张国华来到法院,与刘明和家人达成了和解协议。第一,冻结的750万公司资产用来还钱;第二;刘明的弟弟现凑了48万元转到法院账户;第三,还要再还300万,偿还前,先用亲戚家500平米的房产作担保;第四,张国华对刘明的刑事自诉撤诉。也就是说,刘明要想获释,前后共要支付1098万元。

  郝万吉还提供了一张检讨书模版,让刘明对着抄一遍。“模版是这么写的,本人欠钱不还,在法院的教育下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自愿的,感谢法院对我的批评教育。”刘明说。

  达成协议当天,临猗法院就为刘明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刘明说,妻子当时还要求复印判决书和案卷,但遭到了档案室的拒绝。“在我爱人的一再要求下,对方请示了郝万吉才让复印判决书。”

  刘明说,临走前,郝万吉还留下一句话,“我们后边还没完,必须把钱(指300万)还了才能撤诉。随时都能把你抓回来。”

  事后,刘明曾当面质问张国华,为什么不肯沟通,一声不吭就去法院起诉了?张国华私下里表达了歉意,“他说走到这一步他也没有办法,这不是他的本意。但他做不了主,起诉我他花了债务的30%。”刘明说。

  2018年6月9日,新京报记者就此向张国华电话求证。张国华说,案子已经了结,不便接收采访。

  据接近郝万吉的人士透露,郝万吉通过法院外人士控制着两个小额信贷公司,放贷的同时利用司法程序收债。

  

  从2008年5月底贴出强制执行通知书,韩晓芳的学校就被查封了,至今没有拍卖。彼时,郝万吉还是临猗法院执行局局长,资金链断裂的韩晓芳多次到他家里求情。

  二人是小学校友,郝万吉喊韩晓芳“校花”。登门拜访时,韩晓芳会带些小礼品,有一次买了几斤虾。那次,郝万吉对她带来的东西不屑一顾,打开别人送来的成箱的虾,“看人家给我送的大虾,你看你拿的都是啥东西!”

  多次求情后,郝万吉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意图。“他说学校的项目只要让他接手,就可以欠十万还八千。”韩晓芳说,同样的意思郝万吉后来说过多次,但她一直不同意。

  直到2010年8月,韩晓芳差点迎来曙光。彼时,临猗县国土局来了新局长,将县民政局的20亩土地重新招拍挂。韩晓芳交了138万定金,公示7天后就能挂牌办证了。“就在那时候,临猗法院执行局的法警拿来一张A4纸,上面写着法院执行拍卖的土地不能办证。”韩晓芳说,那张纸上没有法院公章,只有郝万吉的签名。

  郝万吉试图接手的另一个项目是怡锦苑,一个外地老板2013年开发的商品房小区。2018年5月25日,怡锦苑的项目负责人姜晓辉(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2015年因为几件债务纠纷,临猗法院陆续查封了该项目的400多套房子,禁止这些已经预售的房产过户、买卖。

  姜晓辉说,郝万吉查封房产的目的是把项目部赶走,自己接手开发。在法院办公室,郝万吉曾对他直言,“你们公司的官司赢不了。不如我帮你们找个接手人,你们离开临猗,就算我帮你们了。”

  据接近郝万吉的人士透露,身为公务员,郝万吉实际参与开发了临猗县的尚品名仕源和老年公寓小区。他以同样手段赶走了外地开发商,自己找熟人接盘,捞取了第一桶金。

  2016年12月,怡锦苑向临猗县人社局交纳的82万元农民工工资保障金也被临猗法院强行划走。2018年5月27日,临猗县人社局副局长向新京报记者证实此举正是郝万吉所为。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材料显示,2016年11月和2017年1月,县人社局曾两次致函临猗法院,反对强行划扣怡锦苑的工资保障金。函中写道,“保证金所有权暂属人社局,法院从我局的工资保证金账户扣划款项十分不妥。工资保证金账户实行专款专用,只能用于偿付拖欠职工(含农民工)的工资。”

  几经争执,工资保证金还是被划走了。

  

  除了涉足房地产,郝万吉还实际控制着山西安皓保安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安皓保安”),由手下为其经营。

  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11月,注册资金200万元。公司经理、股东之一的史晓波,还担任山西汉杰实业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执行董事。而汉杰实业的登记地址临猗双塔北路1825号,正是郝万吉开发的老年公寓的所在地。此外,在今年4月25日临猗警方发布的悬赏通缉中,史晓波也在列。

  姜晓辉说,2015年初,安皓保安的人到怡锦苑的工地收保安费,“说只要有人闹事,郝万吉就派人来摆平,一年保安费10万,平常不派人。”姜晓辉说,保安费实际就是“保护费”,“公司不想惹麻烦,只交了5万。”

  2016年怡锦苑被法院查封时,郝万吉又和姜晓辉提及保安费的事。“他说你们还欠我们5万保安费,先把5万块钱交了,再办公事。”姜晓辉回忆。

  与郝万吉打了多年交道,姜晓辉对他的印象是霸道,“常年留着光头,一米八的大个儿,给人的感觉很横。他开着一辆别克商务车上班,从不挂车牌。”

  2016年怡锦苑被查封后,曾引发业主和讨薪民工的群体性事件。为解决问题,临猗县委副书记、副县长召集开发商和住建局、信访局、公安局、法院、司法局等部门开协调会,郝万吉代表法院出席。

  开会时,姜晓辉称事件的起因在于法院不依法办事。“还没说几句,郝万吉拍着桌子说不开了,摔门就走了。”

  据接近运城政法系统的人士透露,郝万吉的飞扬跋扈在临猗法院很出名。2015年郝升任副院长后,运城政法系统的领导到临猗法院视察,法院制作的欢迎牌上郝万吉排在另3名副院长之后,“他当场就把欢迎牌扔掉了。”

  同样被认为嚣张的,还有与郝万吉关系密切的法警刘涛。

  2018年5月21日,临猗农民侯立刚告诉新京报记者,两年前刘涛执行他哥哥的宅基地纠纷案时,未出示任何手续,还将他76岁的母亲推倒致昏迷。侯立刚跟刘涛理论后,将母亲送到医院。在医院门口,刘涛带着十多个人殴打侯立刚,随后临猗法院以“阻碍司法人员执行公务”为由对侯拘留15天。“当时我身上有600多块钱,拘留的时候钱被刘涛没收了,他说这是拘留费。”侯立刚说。

  从拘留所出来后,侯立刚将上述经历发在了网上,有人把帖子标题改成“临猗法院郝院长给我一个说法”。不久,侯立刚接到郝万吉的电话,“他说你赶紧把帖子删了,不删信不信把你给办了!”侯立刚说。

  据媒体报道,在郝万吉被公安机关带走后不久,临猗县公安局民警来到法院带走了法警刘涛。

  另据此前媒体报道,来自郝万吉专案组的《悬赏通告》显示,4月26日凌晨,郝万吉团伙的一名成员曾将一支长80厘米左右的枪支扔进黄河。公安局为此悬赏两万元查找。

  不过,临猗法院此前给媒体北京时间提供的《新闻通稿》称,郝万吉“对工作热情又能吃苦”。通稿称,郝万吉1983年10月刚满16岁不久进入该院当打字员,两年后参军入伍,当了两年多义务兵后,又于1988年9月被退伍安置回法院,从助理审判员做起,一步步高升为副庭长、庭长,之后进入党组和审判委员会,担任了将近10年的执行局长。2015年11月,晋升为副院长。

  5月30日,临猗法院新闻发言人告诉新京报记者,采访需经运城中院政策研究室批准,运城中院政策研究室主任姚运星则表示,目前郝万吉案正处于侦查阶段,不便接受采访。临猗县公安局宣教科的负责人也表示,此案案情重大,宣传部门目前对此案一无所知。

  听到郝万吉被抓的消息时,正在高铁上的韩晓芳嚎啕大哭。十多年来,学校烂尾至今,校园里的荒草已经一米多高。

  这一次,她觉得曙光真的近了。

霍宇昂

责编:

视频新闻

  1. 风雨无阻建百姓满意工程 保质保量推进城中村还迁房建设
  2. 7个简单实用的动作,炼出一副好身材!
  3. 婚后第一天,老公竟然是跟我算旧账,这样的婚姻还有继续的必要吗
  4. 探索慈善新方向 陈一丹赴美与美国前总统卡特会面交流
  5. 两周就会瘦下来的红薯减肥法 附详细减肥食谱
  6. 沈春阳携女现身,戴着口罩一脸淡定,女儿颜值随爸,似女版小沈阳
  7. 《全民找熊猫》之后又来了个全民找老虎!还让不让人歇啊
  8. “全速旗舰”一加6惊艳亮相 刘作虎谈一加发展方向
  9. 她自曝15岁谈恋爱见家长,还是梁咏琪演唱会嘉宾,美得宛如精灵
  10. 全球智能音箱市场竞争激烈 阿里小米异军突起
  11. 这10个坏习惯会让人越来越胖!看看你占几个?
  12. 17岁姑娘把摔倒大娘送医院,大娘儿子却说是你撞的,姑娘气急去世
  13. 绝地求生:天命杯solo赛鹿晗战队卡尔获冠军却遭队长调侃开透视?
  14. 八岁儿子被拐,母亲找了七天,来个乞丐说找到了,报警后傻了
  15. 《母亲的肖像》:如何演绎珍贵的母爱
  • http://www.jztvdsxj.com/shFf2/
  • http://www.jztvdsxj.com/sh
  • http://www.jztvdsxj.com/shXEa/
  • http://www.jztvdsxj.com/sh6JVa/
  • http://www.jztvdsxj.com/shmMe/
  • http://www.jztvdsxj.com/shYzfB2/46934.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Lq_5d/
  • http://www.jztvdsxj.com/shJeX/78835.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qb0/
  • http://www.jztvdsxj.com/sh1RL/63765.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fOJou/52373.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2hfa_5Cjt/
  • http://www.jztvdsxj.com/sh2fgMI/71996.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YW/
  • http://www.jztvdsxj.com/shvCR3Z/
  • http://www.jztvdsxj.com/shpj7/9704.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f5/
  • http://www.jztvdsxj.com/shlh78/
  • http://www.jztvdsxj.com/shJwO/21217.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IUiI/
  • ?951727.html
  • /167020.html
  • ?agcux.html
  • /uvklp.html
  • /437451/bdome.html
  • /47anu/914561.html
  • ?oz3sy/225392.html
  • ?63637/3hvsz.html